ID:2
其他频道: P2P / 其他 /
  • 资金方进退两难:借呗、度小满等助贷巨头不良猛涨,头部平台有钱也不敢放

    2020-05-17 13:12:45 收藏

这几个月,对接助贷业务的银行人士有点“坐不住”。

 

“借呗不良率波动得厉害,我这边最近一个月的新增不良已经比之前1年的新增还高了。”银行人士大佑(化名)说道。

 

“不仅仅是借呗,度小满的增长更快,虽然总体不良率不高,但是趋势堪忧。”另一位对接了互联网巨头的银行人士忧心忡忡。

 

4月底,部分银行人士在同业间互相求证,互联网巨头旗下产品出现不良上升的情况让他们担心起来。

 

优质客群也扛不住了?

 

消金时代获取的一份某银行绘制的不良率指数线显示,其合作的借呗资产从去年10月至今年4月末期间,不良余额的月增长金额翻了约3倍。

 

借呗作为蚂蚁金服的王牌产品之一,放贷规模早已超过万亿,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的头部产品。据业内人士此前透露,借呗平均对客利率在14%左右,面对的可谓是最优质的一批客群。

 

然而,经济环境变动之下,这批优质客群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不仅仅是上述两份不良率指数数据,一些银行披露的数据也透露出了严峻的形势。

 

以上海银行为例,其合作了蚂蚁金服、微众银行、京东数科等150家互联网平台,根据2019年半年报,其互联网消费贷款余额1076.34亿元,占其个人消费贷款余额的66%。

 

上海银行公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1.15%,较2018年上升了0.63%。

 

前述银行人士观察到,借呗、度小满不良率开始突增的时间点是去年10月,并在今年加速上升。

 

以进入不良的周期为3个月时间来算,这或许与去年下半年的全行业整顿有关。去年下半年,包括百乘金科在内的多家现金贷平台被查;9月开始,大数据公司整治风暴来袭,多家相关公司被查,依赖大数据公司放贷的众多不合规平台被断流,很可能引发共债风险爆发并波及头部平台。

 

另一方面,不少头部平台都曾被曝有尝试下沉客群的战略,例如花呗大力推广分期码、京东金融推广惠民小站等,也许在下沉客群后不良率有自然上升,但进入2020年,预期外的疫情让下沉战略可谓生不逢时。

 

新一轮资产荒来临

 

资产和资金不匹配的现象也在加剧。

 

一边是银行接入头部消金平台还需要排队,另一方面,在整体收紧的大框架下,部分平台也面临资金充裕,却不敢放贷的情况。

 

头部消金平台在与资金方合作中已占据强势地位。有银行业人士表示,即使借呗不良上升,但收缩贷款可能会对后续合作产生影响,银行不会轻易更改资金投放。此外,消费金融仍是收益较高的资产。

 

“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因为和助贷机构合作,上瘾。”大佑说道。

 

积极入场消费金融的机构也越来越多,近期已有建设银行、南京银行、江苏银行、江阴农商行、西藏信托等金融机构被曝正在申请或计划申请消费金融牌照。

 

但是,这个阶段整个市场普遍在收紧放贷。

 

同样以上海银行为例,2020第一季度,上海银行消费贷款余额较2019年末减少126.8亿元。

 

虽然此前上海银行消费贷占个人贷款比例已有下滑趋势,从2018年末的56.94%下滑至2019年年末的54.45%,但2020年第一季度,该比例又下滑至51.87%。

 

助贷平台也是如此。某助贷机构资金部人士观察到:“虽然好资产稀缺是常态,但今年似乎格外缺。”另一位负责撮合资金资产的第三方人士表示:“好的资产匹配得都差不多了。”

 

大佑向消金时代表示,其对接的某头部上市平台放款量就下滑较为明显。消金时代观察到,该平台已开始对外出售流量,用户在该平台贷款会遇上重新审核的情况,然后借款服务方会更换为另一家贷款平台。该平台商务表示,平台已合作多家同类平台、小贷公司等。

 

大佑称:“我的模型为了一些资产,甚至下调了部分参数,但规模就是上不去,新资产也接不进。”

 

“不匹配”现象也与保险机构撤退履约险业务有关。

 

一位助贷机构人士向消金时代表示,此前很多银行机构自身尚未形成风险识别能力和市场认识,在与助贷平台的合作中沦为资金批发商,因此主要通过增加保险将数字化资产的量化风险转化为金融机构的同业风险。

 

但因为与助贷机构有反担保协议等多重因素,此前很多保险公司对融资业务市场相对比较陌生,一旦面临风险事件,也损失惨重。

 

在保险行业2019年的财报中,多家保险公司的信保业务出现了赔付率升高的情况,其中,人保财险信用保证险在2019年巨亏28亿元。消金时代获悉,不少保险公司已暂停信保业务或大规模收缩业务。没有保险加持,银行更不敢接入非头部平台。

 

某保险公司人士向消金时代表示,其公司今年信用保证险业务仅合作头部互金平台,他提供的4月初和5月初数据对比显示,该保险公司承保日放款量已下滑近70%。

 

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下半年市场活跃程度能否恢复?新网银行副行长刘波对消金时代表示:“还需要看经济与消费恢复的指标。”

 

值得警惕的是,境外疫情还在蔓延扩散,中国出口还面临这较大风险挑战。刘波在其个人公众号上表示,2020年是整个行业最为艰难的一年,巨头也好,消金公司也好,银行也好,谁都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相关阅读

本文资金方进退两难:借呗、度小满等助贷巨头不良猛涨,头部平台有钱也不敢放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