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怎么玩
当前位置:主页>股票风险>

什么是金融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告诉你

  • admin
  • 2020-01-11 18:37
  • 阅读()
>

什么是金融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告诉你

如果您喜欢本平台,请点击题目下方的“成方三十二”加关注,查看更多信息。

 

中国当前正面临严峻的金融风险爆发期。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2016年经济的五大任务,其中一条即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在宏观经济下行周期,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以及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居高不下,增加了银行坏账风险。由于货币流动性过剩,部分金融机构的加杠杆冲动强烈,也加大了证券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与此同时,打着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创新的幌子,泛亚、卓达、e租宝、大大集团等涉嫌非法集资的现象,也十分猖獗,不断冲击金融安全与社会稳定。

 

面对严峻形势,一行三会等职能部门以及各个地方政府,应如何做才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呢?

 

最紧迫的金融风险——非法集资案大量爆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刚认为,当前最急切的金融风险是非法集资案件的大量爆发。

 

2015年,P2P的非法集资风险频发。网贷之家数据显示,3769家网贷平台中有1230家属于问题平台。而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30日,有线上业务的3464家P2P借贷平台中,正常运营的仅有1876家,仅11月份新增问题平台的数量就有58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研究员吴庆最近在洪范法律与金融研究所的内部研讨会上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堪称鱼龙混杂,甚至沉渣泛起。他认为,到年底可能会有1000家平台倒闭,这个推测与多位业内人士判断一致。“过去几年我们还去调研一些互联网金融企业,今年开始已经不敢去调研了,不想造成为任何一家企业背书的情况。”

 

目前正面临金融风险高发的周期,互联网金融风险高发是本轮金融风险的特色。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金融行业过去一直遵循“一放就乱、一抓就死”的规律,这个风险周期之后是否会有改善?

 

吴庆表示,过去几年政府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态度几乎可以称得上“纵容”。虽然并没有出现太多的鼓励政策,但是门槛降低了,其实是监管政策的拿捏程度发生波动。

 

今年年中开始,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开始征求意见,“纵容”时代过去,但会不会重蹈“一抓就死”的覆辙?吴庆认为,目前,互联网金融监管责任已经分发到十部委,可各文件中没有提到未来会如何定规则,传统监管机构的理念和手段过去十年间都没有太大变化,如果依旧以传统监管体系去监管互联网金融,恐怕会回到“一抓就死”的老路。

 

但他为互联网金融监管提出了两个可能性:

 

一是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出现纠纷时鼓励去找律师打官司,规则是打出来的,前面的判例会作为后面的参考。但是这个方法是否可行并不确定。

 

二是是制定行业规则。他提出一种设想,从3000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中挑出100家代表性企业自行制定行业规则,监管机构在行业规则背后为其撑腰。这套规则不像现在的法律规则这么严格,但是要严格执行。

 

对于防范非法集资风险,王刚着重提出要落实投资风险自担原则,加强投资者教育。同时,对有不当行为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追究行政和刑事责任。

 

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确保银行安全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彭冰告诉无界新闻记者,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风险的底线,就中国来说就是风险不传递到金融系统的核心——各大银行尤其是四大国有银行。

 

彭冰解释说,金融风险分为个案风险和系统性风险。一般某个企业经营失败或者债务人跑路,不过是个案风险,即使这个案件涉及的人数很多很集中,最多也不过是区域性风险。相对而言,这都是个人或个体(企业)的风险,属于一般性商业风险;但如果某个大型银行发生重大损失,例如一笔重大债权无法收回导致该银行破产,因为银行的钱来自于公众,并且各个银行之间多存在同业合作使得风险传染度高,就会产生系统性风险。

 

系统性风险也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某个大型金融机构失败真的造成了大面积经济损失,因而产生连锁风险反应;第二种情况是,虽然经济损失没这么大,但这一失败使得金融机构的整体信用丧失,导致市场信心崩溃。现在要防范的是这两种系统性风险。

 

据银监会公布数据,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59%,不良贷款余额为1.18万亿,而去年年末该余额为8426亿,相比增长了40%。而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其实更高。王刚告诉无界新闻,2016年最值得关注的,是银行体系的潜在风险压力是否显性化。

 

在王刚看来,银行体系明年压力可能增大的应对举措为:一是推进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提高批量处置效率;二是加大核销力度,使用拨备吸收损失;三是建议考虑调整现有拨备覆盖率和拨贷比红线,提供银行更大回旋余地。

 

“这是金融体系特别是银行体系支持实体经济最直接的方式,有关部门也应本着逆周期调控的思路,尽可能营造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王刚说。

 

王刚认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任务与化解产能过剩,清理僵尸企业和房地产去库存等明年重大任务相关联,需要统筹考虑。在他看来,明年金融风险化解和处置压力比今年大,关键要摸清风险底数,包括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状况;其次是做好多层次压力测试,明确底线和红线,特别是房地产和化解产能过程,清理僵尸企业可能形成的压力;三是落实十八届三种全会精神,厘清中央和地方风险处置化解责任归属。

 

(文章来源:无界新闻)


>>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什么是 金融风险 国务院 发展研究中心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 本文链接地址: https://sweetquinceaneradress.com/fengxian/202001/1989.html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S